左起︰大姐、王欽、媽媽、二姐

2018年跟著福建女兒走親戚(二)——柔弱又強韌的福清女兒

4月6日,往福清市走去。一路上,車窗外「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時值清明,真個是天清氣明,萬物萌發的時節,樹木抽新芽把山景裝扮得像十八歲的姑娘一般清新可人,公路上繁花似錦,福清境內龍江及其支流盈潤流淌,我們一行人又處在走親戚的喜悅氛圍中,外面固然是「清明時節雨紛紛」,但我們一點也不覺得「路上行人欲斷魂」。

說馬祖勸酒詞「歠底呵」—兼評「呼乾啦」

金門王和李炳輝唱紅了〈流浪到淡水〉之後,其末句「ㄏㄛ ㄉㄚ ㄌㄚˇ」就流行於台灣的大街小巷。但是一般記者不知其本字寫法,在寫新聞稿時只能用意思相近的「呼乾啦」來表達。乍看之下創意十足,但細想之後,終究覺得不妥。本文除了檢討「呼乾啦」的用語之外,也介紹我們的勸酒詞供大家做參考。
緊緊牽著的手是久別的思念

2018年跟著福建女兒走親戚 (一)

福州話有一句老話說︰「田園日日去,親戚淡淡䟰(走)」,告訴人們日日去田裡辛勤耕作,土地會長出作物回報人們,而親戚之間應該如同「君子之交淡如水」才能免生是非,把社會人際形容得世態炎涼。但是,血緣、親情是一條割不斷的臍帶,你總是能感受到那遠方的思念和呼喚,尤其出嫁到遠方的女兒,總是期待著飛奔在回娘家的路上,期待著一如兒時的溫馨擁抱和歡聲笑語…。
馬祖最早的西餐廚師:葉依法先生

馬祖最早的西餐廚師:葉依法先生

葉依法先生今年八十出頭,高大硬朗,住在桃園八德更寮腳瑞發里,一個住著許多馬祖人的社區。他回憶說,民國47年前後,那時才25歲新婚不久,住在梅石村,種菜捕魚,生活勉強應付。附近一位汽車連的連長叫洪雲山,是大陸老兵,初到馬祖曾經「借」住他家一個多月,日日分食所餘不多的地瓜簽。

最後的那一縷煙圈 /文:陳芸

哪些不得不隨著國軍撤退的榮民伯伯們,在那時代,如同家人般的親密。謝謝陳芸寫了這段,讓我們理解他們生命的惆悵。

福建女兒「轉外家」走親記

今年福建女兒「轉外家」走親活動,是文化處第二次辦理,共有八個家庭接受走親致意,過程祥和順利。每一位福建新娘,她的原生家庭和婚姻生活都有一部令人動容的歷史。今年,我打算在第二篇以後用方言〈竹枝詞〉的型式來呈現,希望能為大家報導這幾天的所見所聞。既然如此,這首〈轉厝〉歌就當作是個人文章的「前言」吧。

我以敬恆為榮—-兼為敬恆校歌釋義

去年到西莒,元忠校長就和我預約今年的莒光之行。當時聽他的辦學理念,及對校慶活動的規劃說明,讓我深深的敬佩和感動。因此當下就承諾五十周年的校慶日將作舊地重遊。
梅石村-中正堂,現今為軍人集合宣揚政令之場所,過去則是軍民欣賞電影的所在

戰地引路

戰地是馬祖獨特文化底蘊的一部分,是作為具有普世價值的共同遺產,它是記憶的媒介物,更是保留、繁衍乃至於反省記憶的場所,更是作為喚起個人及世代記憶的地方。「戰地引路」主題專欄其內容為「戰地引路人培訓」累積的成果,透過遺產關係人的帶領,讓不同世代的人走讀馬祖地景及生命的刻痕。試圖在趨向於觀光發展歷程中,建構外地人深度認識與瞭解馬祖戰地歷史的窗口。同時,透過戰地遺產的認識與對話,產生馬祖戰地遺產守護的力量。
訪談高智煌先生

老兵高智煌的馬祖記憶

以下是高智煌先生的訪談,為求臨場真實,全文以第一人稱敘述。
說馬祖元宵的「食福」與「食渾味」-1

說馬祖元宵的「食福」與「食渾味」

「擺暝」是馬祖年節的重要項目之一。熱鬧程度,用現代人的習慣說「瘋擺暝」,絕非是誇張的形容詞。「擺暝」的供品多由信眾出資備辦,次日中午的餐宴馬祖話說「食福」、「食渾味」。其菜餚就是用拜過神用的供品烹煮而成。出席者一戶以一人為代表,在物資貧乏的當年,這也是令人期待的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