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牛角民防隊軼事〉補遺

〈說牛角民防隊軼事〉刊出當天,我在松山機場巧遇幾位送客的鄉親。從大家天南地北的閒聊中,又引出幾個有趣的往事。這些壓在心底的話題,一旦經過觸發,就會如飛絮一般的湧上心頭。所以,今天就為大家再補上幾則有趣的片段。
馬祖康樂隊巡迴演出前家長座談。

誰在那邊唱歌:芳英阿姨與馬祖首支康樂隊

初次知道吳芳英阿姨的名字,是在四年前編寫文化志期間。從不甚完整的馬祖日報,約略知道那時有一支軍民合組的康樂隊,遊走部隊各據點,歌舞娛賓,她們未婚或已婚,都是荳蔻年華的民間女子。在那樣一個封閉肅殺的年代,電視尚未開播,沒有唱機,沒有收音機,更未曾見過繁華世界的百樂門,因何緣由使得她們能歌善舞,站在舞台款款搖曳,一曲曲「夜來香」、「漫波女郎」…,漂浮在猶是戰火煙硝的天空,撫慰台下一對一對寂寞、惶惑,又充滿渴望的眼睛。

說牛角「民防隊」軼事

金、馬民防隊是反共抗俄、全民皆兵思維下的產物。戒嚴時代,前線男女除了公教及其眷屬,或女性首次懷孕三個月以上者,其他的都得參加。集訓期間,所有壯丁都須出席,影響收益自不在話下,其中以漁民不得出海作業「受傷」最重。時空背景相同,但各村發生的故事卻不一定相同,今天就以發生在牛角的往事和大家分享之。

說馬祖「補庫」儀式,兼解方言「吹一羊」

「補庫」是馬祖重要且特殊的祭儀,老一輩「嫩貳」鄉親又稱它為「添庫」。它的意思是:充實神明財庫,以免神明經濟窘迫。多年前我曾在《馬祖日報》及《馬資網》刊登過相關的論述,但隨著歲月過往,如今又有新的體會及新的發現,所以重新整理和增刪,且附上照片供大家做參考。
介紹兩首以馬祖為背景的自創曲-03

介紹兩首以馬祖為背景的自創曲

最近,為了精進詞曲寫作能力,到社大選了相關課程。這個寫作班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唱自己寫的歌」。所以,每週都有同學上台發表新作。同學的身分背景極為多元,有校長、中小學音樂老師、樂團樂手、資訊工程師……等,彼此切磋,讓我獲益良多。

海上看據點

馬祖這座被戰爭洗禮的島嶼,其周圍被大小不一的海防據點所包圍,以南竿來說就有95座海防據點,北竿101座、西莒01-36座延伸到東莒編號39-77等,每座據點都值得深度挖掘。若我們從陸地上探索據點,需要帶把鐮刀,撥開草叢,發掘久無人煙的哨口與據點,闖入深不可測的地道,展開一場新奇的探險。
走親團合攝於妹容老家大宅。

姊妹們

繼去年之後,文化處於4月5日到9日,持續辦理福建籍配偶的走親之旅。陪著遠嫁馬祖的福建女兒回娘家走親戚。這些嫁來馬祖的姊姊妹妹,有的新婚才一、兩年,孩子猶在襁褓中;有的已在馬祖生活二、三十年,兒女皆已成人,甚至可以當依嬤了。
戊戌年福建女兒「轉外家」側記(二)

戊戌年福建女兒「轉外家」側記(二) 會  親

本次大陸走親「轉外家」,任務分工很細。蕭欽國經理及處裡同仁的後勤支援,將過程安排的從容有序。文佶伉儷等人,除了做影像紀錄以外,也是實際訪談者。因事先做足了功課,所以在提問時,都能切中要點。筆者兩次同行,旁觀、手記,內心感觸頗深。今以詩歌型態表達所見所聞,希望能為有意義的活動留下一些紀錄。
左起︰大姐、王欽、媽媽、二姐

2018年跟著福建女兒走親戚(二)——柔弱又強韌的福清女兒

4月6日,往福清市走去。一路上,車窗外「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時值清明,真個是天清氣明,萬物萌發的時節,樹木抽新芽把山景裝扮得像十八歲的姑娘一般清新可人,公路上繁花似錦,福清境內龍江及其支流盈潤流淌,我們一行人又處在走親戚的喜悅氛圍中,外面固然是「清明時節雨紛紛」,但我們一點也不覺得「路上行人欲斷魂」。

說馬祖勸酒詞「歠底呵」—兼評「呼乾啦」

金門王和李炳輝唱紅了〈流浪到淡水〉之後,其末句「ㄏㄛ ㄉㄚ ㄌㄚˇ」就流行於台灣的大街小巷。但是一般記者不知其本字寫法,在寫新聞稿時只能用意思相近的「呼乾啦」來表達。乍看之下創意十足,但細想之後,終究覺得不妥。本文除了檢討「呼乾啦」的用語之外,也介紹我們的勸酒詞供大家做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