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地名趣譚—-說東引「樂華」

Author: 無迴響 Share:
東引南澳


前一陣子翻閱《東引鄉志》,看到該書對樂華村命名緣由的介紹,個人深感興趣。《鄉志》說:「(樂華)原名『老鴉角』,因為白馬尊王廟前一塊露出海面的礁岩,形狀酷似『老鴉』,(後來由於興建中柱港聯外道路而被埋入土中)於是民眾稱上方的聚落為『老鴉角』。民國30年間,鄉中兩位耆老為雅其名,改稱為『鑼鈸角』……。後來行政公署為雅其名,再改寫為『樂華』……。」由此可見樂華村的定名也曾有一段曲折的過程。但是,我倒認為,此地的定名並沒有這麼複雜。

 

我們將《鄉志》記載的時間點做個排序:先有一塊狀如「老鴉」的石頭立於海邊,因此,這個村莊就稱之為「老鴉角」。民國30年間,鄉紳為求文雅就將村名改為「鑼鈸角」。國軍轉進之後,再改寫為「樂華」。以上史實都是發生於近代,考證並不難,相信《鄉志》作者在撰述之前必定做足了田調徵信的功課。

 

去年有個機緣,一周之內走訪了馬祖四鄉五島。東引是我二度重遊之地,前後兩次時間隔了36年,地景地貌的變化自不在話下。忙完公事之後到各地遊走。東西二島,一堤相連,人為的「滄海桑田」確實會掩蓋了許多浪漫的傳說。來到白馬尊王廟前,抬頭仰望,猛然驚心,「樂華村」得名之原因豈不就在眼前!古人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卻毫不費功夫。」這句話頗符合當下的心境,回到客店立即寫下札記。下圖無論是遠觀或是近瞧,它像極了青蛙的側身。(圖後附上青蛙的實體照供大家做比較。)

 

樂華村石頭蛙
樂華村石頭蛙

 

蟾蜍。王順海先生拍攝
蟾蜍。王順海先生拍攝

 

青蛙。王建華校長拍攝
青蛙。王建華校長拍攝

 

前述,此地的定名並不複雜,這必須先瞭解古文字的演變才行。(見下圖)

 

古文字演變圖
古文字演變圖

 

上圖第一個古文字是青蛙的甲骨文寫法。它就是楷書的「黽」字,《說文解字》以蛙類來解釋它。到了鐘鼎文時代(第二個古文字),它的形體卻走樣了,不僅頭部變成三角,左右一對前腳也長出類似螯狀肢體。緊接著,人們就用它做三種完全不同類的昆蟲母體來進行造字。第一種在頭頂加「朱」加「知」,就成為「蜘蛛」的後起字。第二種在字上加「元」加「敖」,成為海中大鱉的「黿」和「鼇」。第三類是在字的上方、字的旁邊添加「圭」、「皮」、「曷」,就成了「青蛙」、「蟾蜍」(替代字為「老婆」)和另一種蛙類「青蛤」的專用字。(圖中的注音是國語讀音,方言注音詳後。)



 

我不知道青蛙的種類有多少,但馬祖的蛙類大概只有下列三種。

  1. 黃蜱 (ㄨㄛㄥˇ ㄆㄝˋ,uongˇphɛˋ)。

馬祖最常見的種類,它總是在春、夏季時活躍於野外水田裡。

  1. 老婆 (替代字。ㄌㄡㄎ ㄆㄛˋ,louk phɔˋ)。

它就是蟾蜍,俗稱癩蛤蟆。一年到頭蟄伏於幽腐之境,但周身都是中藥聖品。

  1. 青 [曷黽] (ㄑㄧㄤˋ 兀ㄚㄎˊ,tshiangˋ ngakˊ)。

這種蛙類我不知它的學名。它最大的特徵是躲在深沉幽暗的坑洞或水井裡,

叫的聲音很低沉,而且背上有兩條金線。因為它的叫聲如「嘓嘓」,所以,就

以它的叫聲做它的名稱。雖然如此,還是有馬祖鄉親稱它為「黃蜱老 [曷黽] 」

(ㄨㄛㄥˇㄆㄝˇㄌㄡˋㄚㄎˊ,uongˇphɛˇloukˋakˊ)。

 

容我冒昧且大膽的推測,在古早的社會裡,想必人人都能叫得出這種蛙類的名稱,但是,不見得都會書寫它,尤其是最後一字。所以,用變通的方式寫了替代字。歷史上就有人將它寫成「青蛤」,或稱它為「土鴨」。話說回來,「[曷黽]」不是常用字,一般人只能寫出音近的「老鴉」。語言文字在社會上通行時,好寫、好說、好唸的必然流傳久遠。「老鴉」傳到後世,人們「先入為主」,根據文字去認知它的形體,結果誤以為「老鴉」就是「老烏鴉」。接下來就產生了許多「美麗」的傳說。當地鄉親舉目四望,不見烏鴉之形體,唯一能說的理由就是,它被「人為」的力量破壞了。卻萬萬沒想到,答案卻在白馬尊王廟的上方。換言之,東引樂華村之得名,可能是因為這一塊巨大的蛙石—–老 [曷黽] ,而非「老鴉」。

 

福州方言的變化雖然繁富,但是仍然有系統、有規律可循。粗略來說,兩字構成一個詞彙時,前字若屬入聲字,後一字的聲母讀音不變;上字的韻尾若屬陽聲韻,也就是ㄤ、ㄥ的韻尾,下字的聲母若唸國語ㄍ、ㄎ、ㄏ的,它會音變成兀(ng或ŋ);除此之外,下字的聲母會變讀成零聲母。所以,同一種青蛙,說「老 [曷黽]」等同說「青 [曷黽]」,但下字的發音明顯不同。而且聲母ㄍ、ㄎ、ㄏ的變化是連動的。台灣的「艋舺(ㄍ,k)」日據時代被譯成「萬華(ㄏ,h)」,此可旁證東引的「老 [曷黽](ㄍ,k)」被改稱為「樂華(ㄏ,h)」是符合音理的。

 

地名會隨時代的變化而改稱,因此,後人進行考述是有一定的難度。大膽的假設,合理的推論,雖然是必要的手段,但還是要謹慎將事。為避免陷入蛋生雞、雞生蛋的「循環論證」,在文章書寫期間,我曾多次求教於東引朋友:「石蛙是自然生成的呢,還是出於人工雕鑿?」因為「天然的」或「人為的」會決定答案的正確度啊。

 

(開版的東引南澳老照片是翻拍自《典藏馬祖》)



Previous Article

回望白犬:東海老兵登島紀行

Next Article

馬祖地名趣譚—-說東引「燕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