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中樂隊憶往

Author: 無迴響 Share:
馬中樂隊


先由一張老照片說起。下圖影中人,各位朋友您能認識幾位?其中有劉增應縣長、畫家曹楷智先生、…。

 

馬中舊樂隊
馬中舊樂隊

 

江山代有人才出,馬中建校60周年,培養出的人才確實是不少啊!

 

樂儀隊是單位的門面之一,所以,即便是因陋就簡的學校,只要是人數夠,必然會排除萬難的組織具體而微的小型樂隊。學校一旦有了樂隊,除了迎賓、典禮奏樂之外,對於樂教涵養、品行陶冶等施教目標,也自然而然的獲得實施。

 

馬祖是小地方,從前的國小,在民國五零年代初期,只有校本部才有兒童鼓號樂隊。人數有多有少,學生穿戴服裝配件之後,光鮮亮麗的外表,著實也讓同儕感到羨慕。

 

陳若淵校長領軍遊行
陳若淵校長領軍遊行

 

我不知道馬祖中學的樂隊成立於何時,但是,由陳若淵校長領軍遊行的老照片看來(見上圖),此小而美、男女混編的樂隊成軍甚早。我們不能用今天的眼光看陳年往事,創業維艱的迷你學校,其規模大概也只能這樣了。

 

馬中袖珍樂隊之一
馬中袖珍樂隊之一

 

因為學生數少,樂器設備盡可能購置「實用」、常見的類型。這種品類的樂器,展現雄壯威武的氣概有餘,想要靠它做混聲演奏,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何況,學長帶學弟,代代相傳的結果,偶爾還會有江河日下的感覺。

馬中袖珍樂隊之二
馬中袖珍樂隊之二

早期的馬中,採軍事化管理。無論家住遠近,學生一律住校過團體生活。晚餐後到晚自習上課之間是自由活動時段。大部分同學會在此刻到中隴水井端水(不是提水,是用鋁製臉盆靠雙手的力量去端水,以備次日盥洗之用),有人在籃球場「鬥牛」廝殺,教室內偶而會傳來口琴吹奏聲,同樂會的演出也少不得它。從前識見不廣,誤以為只要是活的人、會呼吸就會吹口琴,其實它的學問可大囉。但相對於其它樂器,它的價位低廉、易於推廣、輕巧方便好收納等,都是它高普及率的原因之一。學校在中隴山崗時代,四周有許多駐軍。印象中每年總會有一、兩位對樂器有興趣的軍人,吃過晚餐後來學校做義務性的指導。也就是帶著超級袖珍的樂隊,繞著操場吹奏海軍〈起錨進行曲〉,日子久了,每一個同學都會哼它幾句,這首曲子的旋律,幾乎變成馬中的第二校歌。

口琴隊演出
口琴隊演出  

學校升格為高中部時,來了一套完整的樂器及樂隊服裝。服裝size雖然只有大、中、小三款。但是卻很好用,因為演「軍閥」時穿上它,就具備三分樣了。樂器品類之多,也令人嘆為觀止。比較特殊的有電吉他、手風琴、爵士鼓、大貝斯、大提琴、八林通(中低音號)、鐘琴…等,聽說這是陸軍供應司令部贈送的。從樂器種類來看,這已經具備輕音樂隊的規模了。可是有了米糧與炊具,若無巧婦也一樣成不了事。其中的大提琴一直沒人碰過,有一年辦公室搬家,我指揮學弟搬樂器。看到大提琴,我擺好架式,對它瞎摸亂彈一番,結果一隻隻白蟻從共鳴箱裡落荒爬出。



 

高中部成立時,學校決定當年的校慶要舉行閱兵大典,同時舉行校慶晚會。閱兵大典與晚會表演前後舉行過兩次。因為訓練與彩排需要,校園內整天是鬧哄哄的。當學生的只要不上課,做起事來特別帶勁ㄦ。為了這年度大事,學校透過關係,敦請馬防部雲台藝宣隊的軍樂組弟兄蒞校指導。急就章的訓練,必然難挑大樑。所以,閱兵分列式通過司令台時,有三位雲台軍樂組的阿兵哥,穿著學生樂隊服裝「埋伏」其中。有高度近似眼的軍樂組組長(忘了名字)吹伸縮喇叭、一位施姓的充員兵吹小喇叭、另一位吹沙克斯風。因為有高人喬裝同行,大夥在感覺上有了靠山,心安膽就大,人人鼓腹而吹,踩著鼓點前進,令平時威嚴無比的教練,也不禁為我們豎起大拇指。順便說一個掌故。伸縮喇叭在軍樂隊中算是重要的樂器,尤其是演奏進行曲時,有它的樂音配合鼓點,隊伍走起來特別整齊劃一。

某天下午,我們在大禮堂吹奏〈分列式進行曲〉時,兩支伸縮喇叭由教練負責吹奏。當時有某老師也在場觀賞,他對兩位教練拉的滑管,無論是速度或長度都一樣而感到好奇而驚呼,教練因此而笑岔了氣。

 

司令官檢閱學生隊伍
司令官檢閱學生隊伍

 

第二次閱兵是在李定司令官任內。李將軍愛看歌舞表演,所以,這一年的校慶晚會和第二學期的惜別晚會,從伴奏的樂隊到表演的節目,全由學生擔綱。陳愛國的黑管,游建成、陳金官的沙克斯風,陳天歲的中音沙克斯風,劉宏文的爵士鼓,我吹小喇叭,外加台灣來的學弟陳培勇彈奏電吉他。陣仗也頂「嚇人」的。尤其是陳培勇,他在台灣玩過樂團,我們就靠他的吉他和絃,彌補了「克難樂隊」缺乏套譜混聲的不足。因為演出成功,訓導主任陳士英老師常常引以為豪。那一陣子我到山隴看電影,偶而會有阿兵哥過來和我閒聊。

分列式通過司令台向大閱官致敬
分列式通過司令台向大閱官致敬

 

馬中樂隊有時受邀到民間充當儀仗隊,第一次是民國57年時,為福澳村林姓耆老做送殯隊伍的發引前導。那時我初入樂隊,吹的是中音號。隊伍由今天涼山頂餐廳附近走到枕戈待旦。當天正好下著雨,我的樂器受害最深,因為中音號的喇叭口向上,正好接雨水。回校之後被馮瑛老師要求做樂器保養。所以,印象特別深刻。據說,這是馬祖首次以西式樂隊代替道士之例。民國71年我受聘馬高並兼訓導組長,彼時政治氛圍,軍民分流的型態逐漸出現。軍方有春秋兩季祭奠國殤大典,南竿鄉公所在成功山民眾公墓也有祭儀,每次樂隊支援,都是由我帶隊前往。某次,一位同學脫隊,偏偏他負責的樂器又是隊伍中唯一的,直到典禮開始的前一刻他才現身。心急如焚的我當場說了重話,事後有同學告知,他是到父親墳前致祭。當下的我,冷汗浹背,慚愧萬分。若干年後,師生巧遇於北市重慶南路商務印書館門前,我的愧疚心情猶在,當下輕撫其背,緊握其手,無語的歉意盡在不言當中。

改制後第一代軍樂隊
改制後第一代軍樂隊

 

改制後第二代軍樂隊
改制後第二代軍樂隊

馬中校務發展的分水嶺在學校的改制時。所謂「校運昌隆」等等,那只是禮貌性的祝賀詞而已。福建省立時代,一切都是因陋就簡的。前、後階段無法想像後、先時代的豐饒與不足。就以師資來說,國立時代,各科教師幾乎都是足額聘請,年輕的新老師加入,帶來了新觀念、新氣象,足以引導新學風的走向。我時常對學生說,人生在世,至少要學會一種樂器,一項運動。學會它不一定要表演或比賽,能自娛和強身,那終身受用不盡。現在的馬祖,尤其在南竿,學音樂的條件比起從前好太多了,真希望有朝一日,母校能組織一支管絃樂隊,讓學弟、學妹的人文素養、藝文境界得以提升。

        (黑白照片為馬中前組長王榕樂先生提供,特此敬謝。)



Previous Article

菜餚「甘草」話酸菜

Next Article

搓丸七搓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