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犬燈塔的白與黑

Author: 無迴響 Share:


東犬燈塔的白與黑

1872年以後

船堅砲利   持續壓境

東犬燈塔山上  一小塊租界地

進駐一批洋人管理員

點燈 霧炮 旗號 觀象   開門四件事

S.O.P的生活   枯索

留白

維多利亞風格的屋舍    洋火材盒

簡約到沒有多餘的繁飾的  純白

圓圓的塔身

刷白的花崗岩塊  接榫成筒柱身軀

鼓鼓的塔頂

生鐵鍛鑄  半個穹隆的天靈蓋

罩上漁夫帽  分分秒秒看守海上動靜

這海卻靜默趨近散瞳  佛萊斯納的水晶體

渺渺然神往逍遙遊   鯤糊了

東海與閩江口   水色蒼茫了

一群燕鷗貼海掠飛  從鱔魚灘方向歸返

拍翅洗羽  洗去風風塵塵

巢居這座島

日子重複的渾沌的  灰白

塔與屋間   矮矮的牆

一堵白色屏風

提燈人  呵護母火

以助產婆的步姿 窸窸窣窣走上燈台

接生火光   海面上魚龍與船夫仰望 歡呼

白天將盡   夜將點亮



立夏的夜    燈塔含光閃熾

以二十秒自轉  一長兩短的光浪

似胡旋舞的夜

時而蓬草飛轉  時而羊角旋風

子夜   星光舞者流落東南海角  

冉冉旋升  銀河玉帶 

漫漫潮線  晶藍剔透   恰似

窈窕瑤台女  輕袖曳羅裙

那首樂府詩自燈塔山的崖邊  放歌吟唱

凌晨  習習的天風從崖邊吹向海灣

福正港  靜的要散掉的澳口

驀然  一波接一波的晶浪

潮向晶瑩的島  東莒島

腳下的星沙  天空的星軌  山頭的塔燈

將夜的顆粒淹沒於  驚呼

暗夜將盡

晝將翻白

 



Previous Article

《烏尾鳥》(燕子)

Next Article

梅石三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