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堡-戰地空間與和平論述的據點

Author: 無迴響 Share:
勝利堡


「對軍人來說,最殘忍的不是戰爭本身,或死亡;而是『等待戰爭』的那種莫名的煎熬….」初讀作家舒暢這一句金言,感同身受。船從福澳外海緩緩進入港區,期待迎接的身影,不是岸邊的親朋好友,而是福山照壁「枕戈待旦」四字,白底紅字特別鮮明,這是民國47年,已故總統蔣中正巡視馬祖防務時親自所題,牢牢地提示不忘備戰,更為等待戰爭留下注腳。

自接下「馬祖戰地文化遺產學會」 理事長,即覺不可承受之重。今天是11月07日解除戰地政務的日子,迄今日滿25年頭,相對於歷經36年「戰地政務」期間,那一段歲月真的結束了嗎?回想流轉於時間的刻度….過去馬祖列島在戰地政務體制下,一方面因為冷戰與兩岸軍事對峙,留下許多與戰爭相關的軍事建物,而今卻變成為文化景觀,觀光的熱點;另一方面長期實施戰地政務,軍民生活鏈結一塊,所謂「軍民一家、同島一命」,而形成為一種特殊的時代糾結。

這樣獨特的軍民集體生活,深刻流淌在記憶的迴路裡,時時刻刻不斷被喚起,美好與傷痛都應該有不同情緒的分流;面對時代的傷痛,傾聽與紀錄都是尋求一種慰藉的過程,傾聽是同理與包容的開始,紀錄是真相與和解的起點,因此,本會與本館創立就是希望從慰藉的心靈,走出和平的核心價值!

福山照壁「枕戈待旦」
福山照壁「枕戈待旦」
「軍民一家、同島一命」
「軍民一家、同島一命」

和平、島嶼的論述

11/4-5日兩天聚焦國際學術研討會-「馬祖:戰爭與和平島嶼」,是由馬祖戰地文化遺產學會做為執行單位,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江柏煒教授召集。邀請英國、韓國、日本、琉球等國專家學者,以及在地的文史工作者集聚一堂,透過冷戰經驗論述與相互交流,藉以提高國際視野,思考馬祖戰地文化景觀的保存與再利用發展,並符應和平的普世價值。隨機精淬與會學者語錄與和平箴言,發人省思!

作為寓言﹙allegory﹚廢墟可以成為創造新生命力與和平訊息之泉源

鄭根植﹙韓國首爾大學院長﹚

 

面對在地思維時,有兩件事是急迫必須進行的:一、在地參與的急迫性。二、在地教育的必要性

傅朝卿(成功大學建築系名譽教授)

 

戰地歷史的反思,以及戰地文化遺產的保存、再生,成為地域振興的策略,也是文化認同建構的起點之一

江柏煒(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教授)

 

和平並不意味著根本沒有戰爭,人類似乎應該在更高的、整體性博愛的框架上思考如何處理衝突

劉剛﹙沖繩大學獨立教授﹚

 

遺產雖被作為製造過去意義之資源使用,但也像是一面可以反思現在和未來的鏡子

田甲生﹙韓國首爾大學研究員﹚

 

戰爭,在任何意義上,毫無疑問地都是場悲劇。縱使戰爭結束,煙硝味卻從未散去,戰爭所引起的悲劇也被延續下去,因戰爭的暴行常常透過紀念儀式中精心策畫的活動轉為公眾記憶

千景曉﹙韓國首爾大學研究員﹚

 

韓國透過所謂的安保觀光形式,對內除了成功地培養國民的愛國教育以及形塑國家認同,對外也傳達了祈願韓半島與世界和平的訊息

吳俊芳﹙金門大學講師﹚

 

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馬祖:戰爭與和平島嶼」
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馬祖:戰爭與和平島嶼」
參訪美軍足跡園區
參訪美軍足跡園區
參訪大漢據點
參訪大漢據點
國際學術研討會-千景曉主講﹙韓國首爾大學和平與統一學院研究員﹚
國際學術研討會-千景曉主講﹙韓國首爾大學和平與統一學院研究員﹚

勝利堡-馬祖戰地文化概念的起錨地

經過3年時間的籌備,11/3日上午9點「馬祖戰地博物館-勝利堡01據點概念館」,在氣球與和平旗幟冉冉升起中揭幕,這將是見證馬祖戰地文化轉機與再發展的重要一刻;前幾日軍民還在攜手清理勝利堡週邊海灘的垃圾,這些海漂垃圾大量來自對岸,自嘲:鄰近珠螺村的空飄站﹙天馬基地﹚,過去經常順風空飄文宣和物質給大陸同胞,今日對岸回敬以海漂垃圾圍島,小兩岸的和解似乎可以先從海飄議題談起,至於和平的訊息,猶待春江水暖,但是戰地文化景觀的保存、軍民的記憶,以及整體發展的策略刻不容緩!



因此,文化處以01據點(勝利堡)做為島嶼戰地博物館的概念館,館內空間分成:馬祖戰地的歷史脈絡、海防佈署、遺產價值、據點生活、戰地聲音、標語漫畫、影像檔案、和平沙龍、VR體驗….等,不僅是認識馬祖戰地遺產的入門,也是南竿戰地文化景觀走讀的第一站。

勝利堡01據點概念館開幕式-祕書長致詞
勝利堡01據點概念館開幕式-祕書長致詞
氣球與祈願和平旗幟冉冉升空
氣球與祈願和平旗幟冉冉升空
感謝軍民攜手清理勝利堡週邊海灘的垃圾
感謝軍民攜手清理勝利堡週邊海灘的垃圾
南竿島海防佈署動畫
南竿島海防佈署動畫
東西方冷戰態勢圖板
東西方冷戰態勢圖板
阻絕防禦圖
阻絕防禦圖
標語漫畫
標語漫畫
和平沙龍
和平沙龍
冷戰時期影像播放室
冷戰時期影像播放室
據點生活圖
據點生活圖
海防據點記憶牆
海防據點記憶牆
迷彩偽裝區
迷彩偽裝區
戰地聲音
戰地聲音

勝利堡-戰鬥生活化的記憶空間

   南竿島形狀像一隻螃蟹,牛角、西尾村是一對螯,而北海岸的珠螺堡和勝利堡則似一對蟹眼,隨時監視附近海域及澳口。過去珠山電廠還未建造時,這裡曾是一座凸出海上的島礁,由於位在島的中央防線,是東西守備旅的分界,地理位置重要。為順應南竿島地質與地形的特性,以及整體防禦考慮,國軍沿海岸線佈滿95座據點,號稱堅固的「鋼邊」。依照順時鐘方向編號,01據點正好扼住南竿島的咽喉,與94據點、09據點構成火網交叉。勝利堡前身是擎天堡,目前所見的勝利堡的外觀,是民國74 年時構建,內部有:機槍堡、五七戰防砲、中山室、排長室、廚房、廁所、寢室…等,主要任務:控制福澳港水道,扼守清水澳與珠螺澳側翼,防制敵人從中線突破。

機槍堡
機槍堡
射口外的風景
射口外的風景
彈藥室
彈藥室
控制福澳港水道
控制福澳港水道
勝利堡二樓向外透視,視野遼闊
勝利堡二樓向外透視,視野遼闊
勝利堡二樓的四管五零機槍堡
勝利堡二樓的四管五零機槍堡


Previous Article

〈神恩佑寧〉—-為丁酉年媽祖昇天祭典而作

Next Article

秋菊金黃〈說螃蟹〉